“嗡!”

一夜无话。

第二日,天色刚亮,叶青婵头顶,突然有雷云聚拢,横压万里。

而凌霄则是睁开眼眸,平静地看着远处被雷云包裹的少女,嘴角露出一抹笑意。

“突破了么?”

此时他能看到,随着那雷霆垂落,叶青婵身上顿时渗出层层污垢。

只是她的气息,却在此时陡然攀升,很快就达到了醒神层次。

这一点,倒是令凌霄颇为意外。

他给叶青婵的丹药,确实是三品灵丹,确实能排毒,而且还有易经洗髓的功效。

可他没想到,这位天命之女的身子竟然这么虚。

一枚三品灵丹,就洗出了她体内足足十斤杂质,还助她突破到了醒神境。

要知道,这叶青婵可是真正的天命之女,这样的人物,按理说突破起来不该是困难重重吗?

看来这四荒之地,果然对得起这个“荒”字。

直到雷劫散去,凌霄眸中却陡然闪过一丝诧异。

此时他似乎看到,在那叶青婵头顶上空,似有一座神山浮现。

其上,大雪滂沱,银白素裹。

而在那雪山峰顶,好像有一尊黑色的神殿,屹立苍穹,沉重肃穆。

“这是?”

凌霄脸色一愣,再看叶青婵身上的气运值,已经达到了600点,比楚阳那位天命之子还多了100点。

“怪不得能成为天命之女,看来这叶青婵身上也有些秘密啊。”

方才那种种仙影,绝非下界之物,神韵迭迭,也非圣州场景,难不成…是九天之上?

妙啊。

原定女主,果然不简单。

看来,想要揭开叶青婵身上的秘密,还要…更深入她一些。

“公…公子?”

叶青婵睁开眼,却见凌霄神色凝重地站在她面前,俏脸当即一愣。

“我?我突破了?。 

紧接着,叶青婵眼中迷茫尽散,取而代之的是一种无法描述的狂喜。

自从她被那妖物咬伤之后,已经被困在虚灵巅峰很长时间了。

每次她刚寻到一丝突破契机,很快又会被那股剧痛折磨的痛不欲生。

可这一次,她非但没有感觉到半分痛苦,甚至此时还觉得浑身发烫,与之前凌霄手掌抚过时一般无二,有种说不出的…悸动。

“恭喜。”

“公…公子!谢谢!”

这一次,叶青婵是发自深心的感激凌霄。

她突然觉得,其实这位神秘公子也不像外表看来的那般高不可攀。

虽然昨日他镇压月秋瓷时,当真是冷漠残酷。

但细细想来,他也是为了庇护北荒正道啊。

“你还是…先去洗洗吧。”

“洗洗?”

叶青婵一愣,感觉到一些羞涩。

公子的意思…这大清早的…就要洗洗睡么?

可这一次,叶青婵却发现自己似乎不像昨日那般紧张了。

可等她抬头看向凌霄时,才发现他已经转身走到了一旁。

叶青婵顿时困惑了,也是在此时,她突然闻到一股恶臭扑鼻而来,而全身的皮肤上,也是一种怪异的紧绷之感。

“这…”

叶青婵低头看了一眼自己的双手,脸色一瞬间有些僵硬。

“好黑!好臭!好咸!”

刚才突破的兴奋让她暂时忽略了身上的异样。

这会儿一看,她体内的杂质早已经凝固在了肌肤表面。

那种恶臭,可真是…太恶心了。

怪不得凌霄公子会嫌弃自己,这下子,自己在他心里的形象…

“丢死了!”

叶青婵跑出山洞,而凌霄脸上的神色,也是渐渐冷漠了下来。

接下来,也该去玄剑宗,收割那位天命之子了。

以如今叶青婵对自己的态度,以及月秋瓷的惨状,很轻易就能将楚阳的道心崩碎吧。

到时,他气运一旦流失,就再不受天道庇护,随手可杀。

“嗯?方才是叶师妹过去了吗?

“好像是吧,叶师妹这是怎么了?”

山洞之前,一众玄剑宗弟子面面相觑,神色茫然。

只是。

好半晌后,当叶青婵重新出现在众人面前,脸上竟有些莫名的红润。

甚至,此时她的发丝,还是湿漉漉的,显然是刚刚沐浴过的。

“这…”

突然间,众人似乎想到了什么,脸上皆是一副了然之色。

孤男寡女,共处一洞。

这一大早的,就着急沐浴更衣,这说明了什么?

说明,今日清晨,绝不止有阳光射在了叶师妹的脸上!

“看什么看!”

叶青婵眸光寒彻,心底愈发的羞涩。

就在此时,凌霄的身影自山洞中走出,手中伶着月秋瓷,语气漠然地道,“既然伤势恢复了,那就继续赶路吧。”

“是!公子!”

叶青婵慌忙转身,朝着玄剑宗方向掠去。

只是。

就在她脚步迈出的瞬间,又似是想到了什么,突然停在了原地。

“公子,我先传音给父亲,叫他为您准备好寝宫等事宜。”

以公子的身份,突然降临玄剑宗,势必会引来诸多震撼。

此时叶青婵很担心,父亲以及剑宗长老会在言语上冲撞公子,从而招来灾祸。

“不必。”

凌霄摇了摇头,眸光沉吟。

一旦叶青婵提前传音,难免会打草惊蛇。

对付天命之人,任何的大意,都可能引发无穷变故。

“可是…”

“没什么可是的,在没有弄清楚事情之前,楚阳以及玄剑宗都有嫌疑,如果他们真的勾结魔道妖孽,我是不会心慈手软的。”

凌霄漠然一语,却见一旁的月秋瓷突然冷笑一声,眸光玩味。

可,还不等她张口嘲笑,就见凌霄直接一掌扇来,生生将她扇晕了过去。

见此一幕,众人脸色微凝,总有种荒谬之感。

谁能想象,堂堂北荒魔帝,如今竟如牲畜一般,被人玩弄于鼓掌之间!

人生。笃鸫舐。

(图片来源网络侵删)